微影青龙
当前位置:首页 - 变废 >

书鱼记丨从河水上走过

2019-07-22来源:海峡教育网


从河水上走过


河水是大地的闪电,照亮草木、村庄、山川。人类最早从河水里看到了自己的表情。逐水草而居是游牧民族的生存方式,河水的方向就是他们生活的方向。


我最初见到的河流是临水河,横亘在我的家乡与县城之间。河面很宽,河水清浅,没有桥。小时候,父亲吆着驴车带我们趟河而过进城置办生活用品。进城前几天,父亲就到处打听河里发大水了没有。进城得挑不发大水的日子。若遇发大水,又有急事非得进城去,只能冒险了。但我从来没听到淹死过人,只有一个跳河的,因为谈恋爱家里不同意才走了这条路。河东岸有一座水磨,我跟父亲磨过几次面粉。磨眼像一个旋涡,麦子像一股水流进磨眼,再从磨盘四周流出来。我家有一座驴拉的石磨,农闲的时候都是自己在家里套驴磨面粉。河西岸密密麻麻长着芦苇,芦苇丛中立着一块水泥牌子,写着“外国人禁止向东”,不知何故。后来修了桥,这块牌子也不见了。


进城上学工作后,我无数次从这条河上走过,河水带走了我的前半生。现在,父母仍然坚持住在河东的乡下,我住在河西的城里,这条河像一根脐带,生疼地扯着我的神经。这条河还将流过我的后半生。


于坚在《众神之河》中说,“进入一条河流有无数道路”,而疏勒河是与我的爱人一起走进我的生活的。这是一条美丽而神秘的河。中央电视台《探索·发现》播出的纪录片《大河西流》说的就是这条河。读红柯的《龙脉》, 才知道在新疆也有一条河一路向西,它叫额尔齐斯河。


爱人的家乡在疏勒河畔。疏勒河站是陇海线上一座不起眼的小站。1988年我坐火车去安西,贴着车窗看到了这个被烈日烧烤的站牌,不经意的一瞥,竟让我牢牢记住了它。谁想这条河与这座小站后来会与我的生活贴的这么近。

婚后

我与爱人两地分居,儿子还不到一岁。那时候交通不方便,班车只通到三道沟镇,有时是岳父赶着马车来接我,有时是岳母赶着马车来接我。从三道沟镇发往酒泉的班车一天只有一趟,我们5点多就得起床。冬天很冷,岳母怕我们冻着,在马车里铺了几床被子。疏勒河上结着冰,静悄悄的,似乎河水也被冻住了,一言不发,只有马蹄落在石子上的嗒嗒声和岳母急急忙忙的赶车声。


这样急行军式的生活持续了几年,直到爱人调回身边,岳父岳母搬进县城。但在记忆里这是一条温暖的河,散发着母性的气味。疏勒河作为永恒的存在,成为我永久寄放时光的藤蔓,长在西域的风里。

河水更像一条上帝之鞭,拷问着我们日渐苍凉的灵魂。当我们经过河水时都会弯下身子端详自己。其实,我们是在向河水问路。一直都是这样。



来   源:酒泉日报社

总监制:王新成

甘肃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62120180005

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mihoroscoposemanal.com/bianfei/1237.html
(本文来自微影青龙整合文章:http://www.mihoroscoposemanal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mihoroscoposemanal.com ©2017 微影青龙

微影青龙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