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影青龙
当前位置:首页 - 微信 >

坑人!“手游充了1000元瞬间花光”,这些猫腻你还不知道!

2019-07-06来源:双鸭山汽车网

春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——题记。

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:一是“昨夜西方凋碧树,独上西楼,断肠人在天涯”的无奈;二是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的落寞;太乙天石所筛选出来的天选之人,在天洲一直被看作是地位崇高的存在。

  毕竟天选,那就是天穹选出来的人,何其至高!

  但很少人知道,天选之人还能掌控天洲,并且可以打开通往神域的大门。

  漫长岁月下来,少部分知晓这些秘密的人,都成了大势力的掌权者,他们控制了天选之人,就相当于控制了天洲,控制了通往神域的路!

  轩辕婉蓉很早就已经知道这个秘密,她不愿配合天宫院,也不愿去害别人,拉另一个人来成为天选之人,这也就可以拖延渡情劫的时间。

  可她没想到,一次冲动气恼之下,把徐缺写入太乙天书,将他变成了道侣,成为天选之人。

  如今酿成大错,两人同时出现在太乙天石面前,被拽入记忆世界,直接就要渡情劫了!

  这第一重情劫,便是两人轮流去对方的记忆世界,历经对方初次动真情的时刻,以现在的真情去对抗过往的真情,只有胜了,才算渡过情劫!

  轩辕婉蓉曾经了解过这些,从历代天选之人留下的记载中,知晓这一切。

  现在她所在的世界,就是来源于徐缺的记忆,并且是徐缺亲身历经过的第一段真实动情的感情,她要做的便是打动徐缺,让徐缺将真情转移到她身上。

  可这一切有些超乎轩辕婉蓉的意料,她发现自己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,灵气稀薄,甚至没有存在修仙者,所有的人皆是凡人,所有的人皆穿着奇特,发型怪异。

  她一路都很迷惘,追赶那个疑似徐缺的年轻人时,路上早已吸引了无数路人的古怪目光,许多人拿出一个小金属盒子对着她,并对她议论不止。

  “哇噻,不得了啊!发现一位古装大美女!”

  “这气质也太好了吧,感觉国内没有哪个女星的古装能超越她了,这妹纸绝对会火的!”

  “是不是哪个剧组跑来拍戏了?”

  “咦,但这附近也没什么地方可以拍古装戏的啊!”

  “难道是穿越剧?”

  “哈哈,我猜是校园穿越剧,毕竟金南大学就在这附近!”

  众人的议论,也传到轩辕婉蓉耳中。

  可她很难听得懂多少,什么穿越剧,什么校园大学,皆是从未听过的词汇。

  “这小痞子当年到底是从什么古怪地方冒出来的?”轩辕婉蓉再次蹙眉,但此刻也顾不上太多。

  眼看前面那个疑似徐缺的年轻人,一路蹦蹦跳跳,像是有什么喜事似的正往前面赶,轩辕婉蓉也只能快步跟上,生怕跟丢了。

  不过很快,轩辕婉蓉便被人拦下了。

  徐缺蹦蹦跳跳的从金南大学的大门跑进去了,可大门旁的保安亭里,敬业的保安冲了出来,一把拦住了轩辕婉蓉的去路。

  “你好,请出示一下你的学生证!”这位中年保安打量着轩辕婉蓉,内心躁动,但依旧保持冷静的表情。

  这也幸好是轩辕婉蓉修为尽失,少了那种仙人过分出尘的气质,否则凡人怎可能还保持这种清净。

  但哪怕光凭容貌,她也万众瞩目,回头率百分百,连荧幕里那些经过滤镜美颜的女星都难以相提并论。

  此刻这位中年保安拦住她,除了她一身古装装扮之外,也少不了因为她这出众的容貌,忍不住就想搭讪,似乎觉得能说上一句话,便已经无比的满足。

  轩辕婉蓉被这一拦,却有些愕然了。

  学生证?这是何物?

  她有些不知所以,第一反应就是要强闯此地,但也清楚自己目前毫无修为,与凡人毫无分别,对上一名中年男子,恐怕毫无胜算。

  可如果不跟上去,很可能难以再找寻到徐缺,在这个人生地不熟且没有保命手段的地方,难免会多生变故!

  “罢了!”

  轩辕婉蓉秀眉一蹙,摇了摇头,目光扫向不远处还在蹦跶的徐缺,放声喊道:“徐缺!”

  “咦?”

  前面蹦跶着的青年闻声当即停下来,扭过头,一脸迷惑的看向轩辕婉蓉,有些错愕跟惊讶:“你在叫我?”

  “没错,就是你,过来!”轩辕婉蓉点了点头。

  “我就不!”青年立马瞪了瞪眼,一副警惕的模样道:“你是谁,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,是不是暗恋我?还是想暗算我?”

  “……”轩辕婉蓉微微眯起了眼眸。

  如果说此前还无法确定这个年轻人就是徐缺,那现在,她已经彻底确定了,这家伙就是徐缺。

  虽然样貌显得有些稚嫩,五官也没有修仙界时那般精致,可这货眉宇间那种无耻与痞气,已然初具雏形,从骨子里就透着一股坏胚的气质。

  “你且过来,我会告知你一切!”轩辕婉蓉耐住性子,沉声应道。

  “呃,看你长得漂漂亮亮的,说话怎么好像有点不正常呀,你们是在拍戏吗?还是拍综艺节目?镜头在哪?”徐缺说着,还真的朝轩辕婉蓉走过来,眼睛还时不时朝周围打量。

  “你且跟我来!”轩辕婉蓉见徐缺走来,也松了口气,转身就要走。

  然而走出几步后,她突然意识到不对,又立马转过身,徐缺并没有跟上,反是一脸戏谑的站在原地。

  “为何不过来?”轩辕婉蓉皱起眉头。

  “呵,你当我傻呀?”徐缺冷笑一声:“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特别是像我这么优秀又帅气的人,你以为你长得漂亮就可以把我拐跑,然后卖给富婆?没用的,你们这些套路我早就识穿了,赶紧滚蛋吧!”

  说完,徐缺转身就要走。

  轩辕婉蓉瞬间恼火,这货没修炼以前就这幅德行,当真是无耻。

  “过来!”轩辕婉蓉恼声喝道,快步上前,直接拽住徐缺的衣服就往外走。

  “诶诶诶,干什么,我靠,强抢少男?保安,救我,握草,你他妈倒是救我啊!站在那瞪我干啥玩意,这女人我真不认识呀!”徐缺惊慌的大喊。

  然而中年保安一脸鄙夷与嫉妒的盯着他,纹丝不动。

  得了便宜还卖乖?

  这他妈一看就是情侣吵架闹别扭,妈卖批,太气人了,这小子怎么有这么好看的女朋友?

  目送二人走远,中年保安摇了摇头,一脸失落的回到了保安亭里。

  而此时,徐缺已然被轩辕婉蓉拉出了校道,径直往旁边无人的空地走去。

  徐缺也是看这附近没有面包车跟其他人,才任由她拉着过来,否则早就奋起反抗了。

  “行了行了,有什么事说吧,这里没别人了!”徐缺拉回了自己的衣服,皱眉看着轩辕婉蓉。

  轩辕婉蓉也停了下来,目光注视徐缺,沉吟了少许,认真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简单的说,你若想活命,便快点喜欢我!”
三是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“的喜悦。人生,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!

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,韶华易老,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。无论是爱情也好,亲情也罢,抑或友情,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,不管时间怎么变,岁月如何催人老,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“钟情”。

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,父母总是百般疼爱,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,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,但后天的生活中,不少孩子会叛逆,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,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: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!

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:“一生一世一双人,一朝一夕永相伴。”我想,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!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,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?纳兰容若也曾感叹:人生若如初相见,我定不再放手。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。又如紫薇与尔康的“山无棱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!

曾经几时,翻开书的扉页,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,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,打闹与追逐,偶然那天,朋友说: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?我晃了一下神,“十年之约“,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?突然的回忆从前,那乐此不比的许诺,那信誓旦旦的坚定,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: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!

有时,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,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,遗忘那些誓言。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,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,却还不相忘的情谊。,无论时间如何变,岁月如何老,我们依旧不变,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,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:“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,我定珍惜如金!”

春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——题记。

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:一是“昨夜西方凋碧树,独上西楼,断肠人在天涯”的无奈;二是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的落寞;三是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“的喜悦。人生,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!

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,韶华易老,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。无论是爱情也好,亲情也罢,抑或友情,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,不管时间怎么变,岁月如何催人老,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“钟情”。

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,父母总是百般疼爱,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,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,但后天的生活中,不少孩子会叛逆,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,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: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!

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:“一生一世一双人,一朝一夕永相伴。”我想,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!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,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?纳兰容若也曾感叹:人生若如初相见,我定不再放手。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。又如紫薇与尔康的“山无棱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!

曾经几时,翻开书的扉页,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,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,打闹与追逐,偶然那天,朋友说: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?我晃了一下神,“十年之约“,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?突然的回忆从前,那乐此不比的许诺,那信誓旦旦的坚定,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: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!

有时,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,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,遗忘那些誓言。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,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,却还不相忘的情谊。,无论时间如何变,岁月如何老,我们依旧不变,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,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:“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,我定珍惜如金!”

春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——题记。

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:一是“昨夜西方凋碧树,独上西楼,断肠人在天涯”的无奈;二是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的落寞;三是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“的喜悦。人生,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!

 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。

 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:奇峰、怪石、野泉、深涧……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:“快看!河上有人在打鱼!”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。

 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,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。

  我十岁时,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。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,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。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,说不上名,也说不出美在哪里,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,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。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,也能上树,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。总之,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,而我,是大山的追随者。

 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。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?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?

  这些年,我去了很多城市,见到了很多人,经历了很多事。然而,城市熄灭的时候,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,路旁的河,河上游的山,山里的亲情。这才是最美的春天。

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:狭窄的两车道公路,两侧的水泥护栏外,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。有些许的小白花、小黄花,叫不出名字来,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。公路沿河而建,若鸟瞰去,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,甚是动人。

  “大惊小怪。”虽然话这么说,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:初春的乡村,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!也难怪有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”之说了。春天,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。

 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,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,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,那时,我住在山外,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。

  河岸的一处石滩,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。那时天高云淡,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,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。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“指挥官”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,其他人等命令一下,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,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。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,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,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。

  在我的心里,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。

初一:吴可奕

 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。

 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:奇峰、怪石、野泉、深涧……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:“快看!河上有人在打鱼!”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。

 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,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。

  我十岁时,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。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,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。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,说不上名,也说不出美在哪里,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,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。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,也能上树,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。总之,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,而我,是大山的追随者。

 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。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?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?

  这些年,我去了很多城市,见到了很多人,经历了很多事。然而,城市熄灭的时候,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,路旁的河,河上游的山,山里的亲情。这才是最美的春天。

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:狭窄的两车道公路,两侧的水泥护栏外,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。有些许的小白花、小黄花,叫不出名字来,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。公路沿河而建,若鸟瞰去,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,甚是动人。

  “大惊小怪。”虽然话这么说,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:初春的乡村,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!也难怪有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”之说了。春天,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。

 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,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,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,那时,我住在山外,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。

  河岸的一处石滩,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。那时天高云淡,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,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。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“指挥官”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,其他人等命令一下,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,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。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,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,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。

  在我的心里,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。

初一:吴可奕

 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。

 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:奇峰、怪石、野泉、深涧……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:“快看!河上有人在打鱼!”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。

 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,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。

  我十岁时,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。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,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。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,说不上名,也说不出美在哪里,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,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。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,也能上树,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。总之,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,而我,是大山的追随者。

 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。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?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?

  这些年,我去了很多城市,见到了很多人,经历了很多事。然而,城市熄灭的时候,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,路旁的河,河上游的山,山里的亲情。这才是最美的春天。

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:狭窄的两车道公路,两侧的水泥护栏外,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。有些许的小白花、小黄花,叫不出名字来,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。公路沿河而建,若鸟瞰去,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,甚是动人。

  “大惊小怪。”虽然话这么说,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:初春的乡村,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!也难怪有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”之说了。春天,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。

 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,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,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,那时,我住在山外,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。

  河岸的一处石滩,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。那时天高云淡,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,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。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“指挥官”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,其他人等命令一下,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,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。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,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,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。

  在我的心里,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。

初一:吴可奕

 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。

 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:奇峰、怪石、野泉、深涧……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:“快看!河上有人在打鱼!”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。

 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,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。

  我十岁时,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。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,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。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,说不上名,也说不出美在哪里,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,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。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,也能上树,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。总之,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,而我,是大山的追随者。

 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。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?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?

  这些年,我去了很多城市,见到了很多人,经历了很多事。然而,城市熄灭的时候,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,路旁的河,河上游的山,山里的亲情。这才是最美的春天。

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:狭窄的两车道公路,两侧的水泥护栏外,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。有些许的小白花、小黄花,叫不出名字来,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。公路沿河而建,若鸟瞰去,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,甚是动人。

  “大惊小怪。”虽然话这么说,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:初春的乡村,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!也难怪有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”之说了。春天,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。

 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,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,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,那时,我住在山外,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。

  河岸的一处石滩,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。那时天高云淡,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,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。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“指挥官”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,其他人等命令一下,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,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。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,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,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。

  在我的心里,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。

初一:吴可奕

 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。

 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:奇峰、怪石、野泉、深涧……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:“快看!河上有人在打鱼!”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。

 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,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。

  我十岁时,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。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,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。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,说不上名,也说不出美在哪里,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,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。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,也能上树,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。总之,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,而我,是大山的追随者。

 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。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?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?

  这些年,我去了很多城市,见到了很多人,经历了很多事。然而,城市熄灭的时候,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,路旁的河,河上游的山,山里的亲情。这才是最美的春天。

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:狭窄的两车道公路,两侧的水泥护栏外,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。有些许的小白花、小黄花,叫不出名字来,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。公路沿河而建,若鸟瞰去,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,甚是动人。

  “大惊小怪。”虽然话这么说,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:初春的乡村,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!也难怪有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”之说了。春天,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。

 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,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,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,那时,我住在山外,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。

  河岸的一处石滩,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。那时天高云淡,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,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。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“指挥官”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,其他人等命令一下,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,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。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,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,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。

  在我的心里,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。

初一:吴可奕

 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。

 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:奇峰、怪石、野泉、深涧……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:“快看!河上有人在打鱼!”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。

 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,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。

  我十岁时,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。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,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。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,说不上名,也说不出美在哪里,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,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。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,也能上树,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。总之,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,而我,是大山的追随者。

 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。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?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?

  这些年,我去了很多城市,见到了很多人,经历了很多事。然而,城市熄灭的时候,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,路旁的河,河上游的山,山里的亲情。这才是最美的春天。

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:狭窄的两车道公路,两侧的水泥护栏外,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。有些许的小白花、小黄花,叫不出名字来,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。公路沿河而建,若鸟瞰去,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,甚是动人。

  “大惊小怪。”虽然话这么说,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:初春的乡村,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!也难怪有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”之说了。春天,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。

 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,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,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,那时,我住在山外,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。

  河岸的一处石滩,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。那时天高云淡,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,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。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“指挥官”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,其他人等命令一下,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,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。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,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,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。

  在我的心里,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。

初一:吴可奕

 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。

 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:奇峰、怪石、野泉、深涧……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:“快看!河上有人在打鱼!”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。

 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,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。

  我十岁时,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。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,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。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,说不上名,也说不出美在哪里,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,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。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,也能上树,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。总之,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,而我,是大山的追随者。

 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。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?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?

  这些年,我去了很多城市,见到了很多人,经历了很多事。然而,城市熄灭的时候,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,路旁的河,河上游的山,山里的亲情。这才是最美的春天。

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:狭窄的两车道公路,两侧的水泥护栏外,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。有些许的小白花、小黄花,叫不出名字来,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。公路沿河而建,若鸟瞰去,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,甚是动人。

  “大惊小怪。”虽然话这么说,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:初春的乡村,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!也难怪有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”之说了。春天,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。

 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,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,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,那时,我住在山外,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。

  河岸的一处石滩,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。那时天高云淡,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,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。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“指挥官”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,其他人等命令一下,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,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。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,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,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。

  在我的心里,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。

初一:吴可奕

 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。

 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:奇峰、怪石、野泉、深涧……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:“快看!河上有人在打鱼!”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。

 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,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。

  我十岁时,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。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,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。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,说不上名,也说不出美在哪里,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,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。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,也能上树,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。总之,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,而我,是大山的追随者。

 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。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?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?

  这些年,我去了很多城市,见到了很多人,经历了很多事。然而,城市熄灭的时候,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,路旁的河,河上游的山,山里的亲情。这才是最美的春天。

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:狭窄的两车道公路,两侧的水泥护栏外,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。有些许的小白花、小黄花,叫不出名字来,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。公路沿河而建,若鸟瞰去,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,甚是动人。

  “大惊小怪。”虽然话这么说,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:初春的乡村,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!也难怪有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”之说了。春天,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。

 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,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,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,那时,我住在山外,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。

  河岸的一处石滩,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。那时天高云淡,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,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。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“指挥官”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,其他人等命令一下,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,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。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,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,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。

  在我的心里,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。

初一:吴可奕

 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。

 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:奇峰、怪石、野泉、深涧……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:“快看!河上有人在打鱼!”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 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mihoroscoposemanal.com/weixin/309.html
(本文来自微影青龙整合文章:http://www.mihoroscoposemanal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
标签: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mihoroscoposemanal.com ©2017 微影青龙

微影青龙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